陈暮年

一条千年老狗链

维赛维·gift

突然想到了这个梗【莫非是情人节的原因】不要问我为何大过节的要发玻璃渣ww维塞塞维无差ww文笔不好请见谅ww

——私设预警——

——ooc预警——

——开始——

  “  吱呀——”身后传来天台门被推开的声音,赛科尔露出一个微带邪气的笑容。

  “  咦咦,学院男神中午不去图书馆反而来了天台——”赛科尔转头,如意料之中是银发红眸的青年,”看来那帮女生们又有话题可说了呢。“

    ”你要是不想要礼物就继续废话吧。“维鲁特冷声道,转身作势要走。

  “  哎哎,你别走啊!”赛科尔急忙跳到维鲁特身前,“还有,你刚刚说什么礼物?"

    ”听说今天是异世界的什么节日,那群女生都在议论送礼。“维鲁特不知从哪里摸出来两把相连的剑,甩给赛科尔,”我就顺便给你找了个。折叠剑。“  

    ”哇塞学院男神给的礼物耶!“赛科尔笑得异常灿烂,”你说那群女生知道了会不会宰了我?“

    ”你可以去试验一下。“维鲁特淡淡地开口,然后走向天台门就要离去。

    ”等等啊维鲁特!“赛科尔叫住维鲁特,笑容不似平常一般带着一丝邪气,蔚蓝的眸里带着真诚,”谢啦。“

     维鲁特觉得耳根有点红。

    ”啊。“

   

    ”······呵。“依旧是那个天台,蔚蓝发的青年依旧迎风而立。

     只是那个人再也不会来了。

    ”维鲁特你真是个傻瓜······“赛科尔轻笑着抬头,望着那依旧蔚蓝的天,眼里似乎有什么晶莹的液体在闪烁。

     你以为我不知道啊。

     我可是特地去时之歌查了的呢。

     今天······

     是异世界的情人节啊。

     可是······

     我却不能告诉你了。

     因为你,已经不在了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 去年,塔帕兹境内发生严重地震。地震过后,海啸与岩浆竟同时席卷了整个塔帕兹。水与火这对互不相容的仇敌,似乎为了惩治人类而放弃争执,一起令塔帕兹的人们陷入了可怕的双色噩梦。

     就在这次大灾难中,赛科尔失去了那个他挚爱的人。

     维鲁特。

     而且,再也不会回来了。


     时光飞逝。

     距离我失去你······已经快一年了啊。

     今年的情人节······

     没有人会送我礼物了呢。

     不过没关系。赛科尔举起那两把精致的剑,看着它们在阳光的照耀下反射出耀目的光泽。

     你送我的礼物······一直在我身边啊。

     我会一直珍惜它们的。

     因为我知道。

     那是你留给我的,最后的事物。

     只要它们在,

     你,就在。

     我的身边。

赛格?!
赛科尔×格洛莉娅?!
么鬼!